韩军将领将任韩美联合演习总指挥 尝试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据韩联社6月4日报道,韩美联军将于今年8月举行验证韩军战时作战指挥能力的联合演习。演习将按照未来韩美联军指挥编制实施,由韩军将领担任司令,美军将领担任副司令,实现一次韩国将领担任总指挥的韩美联合演习。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和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沙纳汉3日在首尔举行会谈,就8月举行代号为“19-2同盟”的联合演习进行磋商。代号为“19-2同盟”的联合危机管理演习是司令部指挥所演习,韩军将领将在假定的半岛危机解决过程中指挥韩军和驻韩美军,研判战局形势并申请所需美军增援兵力。此次指挥所演习将对韩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所需的初始作战能力进行评估。郑景斗和沙纳汉还决定未来单设将军级别的韩方司令专门行使战时指挥权,而非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兼任。

  当前,韩军作战指挥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由驻韩美军司令行使。一直以来,韩国国内不断有声音主张尽快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以维护国家军事主权。因此,作战指挥权移交进程能否由此提速备受韩媒关注。据悉,韩美联军组建了50多人的联合验证团以客观高效地评估韩军在战时行使作战指挥权的能力。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朴汉基和驻韩美军司令艾布拉姆斯将在今年下半年作战权行使能力评估演习中担任临时司令和临时副司令。美国向韩国移交作战指挥权后,联军的韩方指挥官将由副职转正职,美方指挥官则由正职转副职,战时由韩军将领担任未来联军司令,并对联军行使指挥权。

  据悉,朴汉基和艾布拉姆斯自今年3月起每月主持召开特别常设军事委员会(SPMC)会议,共同评估韩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所需的首要条件——核心军事能力。

  韩媒分析称,如果评估战时作战指挥能力的初始作战能力(IOC)验证团也正式启动,作战权移交进程提速或将快得出乎意料。此外,此次首尔会议上,韩美两军高层还决定将韩美联军司令部总部由位于首尔市中心的龙山基地迁至驻韩美军平泽基地汉弗莱营。对此,有韩国媒体4日质疑这意味着“对朝防卫铁线”将消失,并且驻韩美军在有情况发生时可轻易撤离。

  韩国《中央日报》4日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虽然司令和副司令的位置换了,但未来韩美两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的指令预计将通过两国联合参谋本部下达至联合司令部。韩美两国战力差距悬殊,因此今后两军将领的关系将是双方商议的某种结构,而非上下级关系。

  除了韩美军方密切互动,加拿大也来凑热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日报道称,加拿大国防部近日发表声明称,加拿大正将军舰和岸基反潜巡逻机等军事力量派往朝鲜附近地区实施巡逻,以监督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的执行情况。声明显示,加拿大皇家“里贾纳”号护卫舰和“阿斯特里克斯”号补给舰将参加此次监督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制裁执行情况的行动。

  →→

上一篇 下一篇